首页 > 淮阴教育 > 教育资讯 > 正文

我的第一堂语文课

2016-09-01 16:09:27 来源: 江苏淮阴网

■ 汪伟国

再过1个多月,我就从教二十五年了。时间过得真快,二十五年一瞬而过。但我初上讲台,在原淮阴县中学上的第一节语文公开课的情形,至今仍历历在目:

时间是1992年秋天,地点在原江苏省淮阴县中学初一4班。按道理我不应该紧张的,因为我已经做了这个班的班主任,自我感觉师生关系还不错。

这时,乔老师搬了一把椅子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还在紧张?没事儿,就是一堂课嘛!”

乔老师是我的指导老师,当年是一位三十来岁的青年男老师。他叫乔宏权,现已退养,是我的语文教学启蒙老师。刚到县中,按学校要求我认他做师傅。我经常听他的语文课,他的课朴实无华,条理清晰,教学语言干练,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尽管备课很充分,但为了上好第这一课(本来我可以不上的,我教历史应在历史组开课;但我坚持上语文,因为我是中文系毕业,我想教语文,分管领导也建议我上语文),我向乔老师提出,先在他面前试讲一次,他欣然同意了。然而,我失败了。本来讲一节课的,我却将两节课的教案背完了,而且连一节课45分钟都还没用完!   

“下课”后,我很着急。乔老师对我说:“你是在背教案,而不是讲课。如果是讲课,就得考虑学生的反应,还要提问并和学生一起讨论。你紧张什么呢?你也不用再准备什么内容了,明天上课时安排一下学生读书、讨论,语速再慢一点就行了!”他还说:“我看你刚才是一句接一句地背诵教案,没必要嘛!”

当天晚上我辗转反侧。尽管我学的是中文系,第一年没教语文是因为当时县中语文老师已经饱和,学校安排我教初一年级4个班历史,担任初一4班班主任。试讲的失败,使我怀疑我是否是做语文教师的料。

现在,马上就要进教室了,我怎能不紧张?

乔老师见我还在教室外发呆,提醒我:“马上正式上课铃就要响了!”我一脸痛苦:“乔老师,我今天能不能不上,我再准备准备,明天,再上?”

他表现出少有的强硬:“不,非上不可!总要过第一关嘛!这堂课不管你上得如何,也不管你讲多少,只要你能上下来,就是成功!”

我几乎是被他推进教室的!

一跨进教室,掌声就响起来了——我的初一4班54名同学以真诚的掌声欢迎着教他们两个月历史课并做他们班主任的我,为他们上语文课。

“谢谢同学们!”我对学生们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这样从心底流出来的。教室里很快安静了,学生们用明亮地眼睛注视着我。

于是,我完全是情不自禁地对学生说了一段我事先根本没有准备的话:“同学们,今天我给你们上的这一堂课,是我到县中以来上的第一堂语文课,也是我一生语文教学生涯的第一堂正式语文课(以前实习时,也上了一些课)。为了上好这堂课,我非常认真地准备了很久很久。”说着我扬起了手中的备课笔记,“你们看,教案我就写了10多页呢!但是,昨天晚上在我指导老师乔老师面前试讲时,我却失败了,刚才我都不想进教室了。但是,现在看到同学们这么信任我,掌声是那么热烈,目光是那么真诚,我开始有了信心。同学们,我这堂课也许仍然谈不上成功,但我会尽力的,请大家给我朋友般的鼓励和支持!”

掌声再次响起来,比刚才更热烈。

“好,那今天我就和同学们一起学习《赫耳墨斯和雕像者》。”我提高了声音,同时在黑板上写下八个大字:赫耳墨斯和雕像者。

吸取昨天晚上试讲的教训,我先指明几个同学分别朗读,然后让同桌纠错字音与语调语速,最后再请语文学科代表范读。不知怎么的,也许是学生们真诚的掌声,也许是坐在后面听课的10几位语文同行鼓励的目光,总之,真正面对学生我倒不紧张了,而且慢慢进入了课文的角色。仿佛刚上课不久下课铃便响了起来,结果那堂45分钟的课,我连教案上确定的第一堂课应该完成的教学任务都没完成!

下课后,我沮丧地对乔老师说:“今天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连教学任务都没有完成!”他却满面笑容地拍着我肩膀说:“很好!没有背教案,而且你很有激情,把学生都调动起来了。”

我当然知道乔老师是在鼓励我,但这堂并不成功的第一节全校性语文公开课,却给了我信心:我是可以上好语文课的。

netease 本文来源:江苏淮阴网 作者:
  • 江苏省第十八届运动会青少年部跆拳道比赛在我区体育健身中心拉开战幕·冠军榜
  • 房屋征收“三大要素、八项注意”
  • 我区召开省级生态区现场考核验收迎检会议
  • 刘泽宇看望慰问离退休老干部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