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楚韵淮风 > 文人雅士 > 正文

一张老照片

2018-11-29 17:20:09 来源:

■ 刘艳梅

我历来崇尚生活节俭,当年的二手房,没有装修,直接入住。一晃又过了十来年, 室内设施多已老化,给日常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热心肠的姐,提议把我家重新装修一下,我只用负责前期的整理打包,其他事宜由她全权处理。

于是,素来懒于收拾家务的我,不得不在工作之余,对家中做个全面彻底的清理。

拆除简易书架、清理不要的报纸杂志书籍,将多年不穿的衣服送到自助捐物箱里,再把要保存下来的报纸杂志书籍、衣物日常生活用品等等分类装箱……

手忙脚乱,疲惫不堪之际,又会因为在遗忘多年的角落里,意外捡拾起的一点小物件,而眼前一亮,精神为之一振。那些不管是甜蜜的、温馨的、美好的、或是荒唐的、滑稽的、可笑的往事,都在不经意间,穿越时光的隧道,如潮水般倒涌而来,瞬间冲开我因终日忙碌而关闭许久的记忆闸门,如网般为我打捞起美好的旧时光。

此刻,我的手中正拿着一张蒙着厚厚灰尘的塑料薄膜袋,薄膜袋里面是一张5寸旧照片,是我年轻时的倩影。在我所有的照片里,这张照片该是让我特别满意的一张,可是她却静静地躺在次卧的墙角旮旯。当我从酱色写字台紧贴墙壁的地面上,捡起积满灰尘的塑料薄膜,看到里面的照片时,心不由得一惊。她是什么时候掉下去的?如何掉下去的?我都不得而知。如果不是全面整理,不知她还要在冰凉的地面躺上多少年!孤独寂寞多少年!

轻轻揭去灰蒙蒙的塑料薄膜,小心翼翼地取出照片。虽然没有塑封,但是薄薄的塑料袋如护花使者般,让在狭窄的空间里,如花般坠落的照片,不受一丝的伤害和磨损,依然的光洁明亮。

忙用手机连拍了两张,随手一发,很快有友留言,这身在当年真算得上是绝对的时尚,大气。

1990年,大一的五一前夕,姐来校看我,将一块泛着金属光泽的乳白色绸缎面料放在我的手中,要我选款好看的式样,做件漂亮而时尚的上衣,姐再三叮嘱我千万不要糟蹋了此款面料,这是她在当地最大的商场里发现的,虽然只是块料头布,价格却也不便宜。满脸欢喜又心存感激的我,欣然点头。

   思考了半日,拿定主意的我,拿着这块心爱的布料和自己最喜爱的一条浅粉色大莲蓬领的连衣裙,独自一人来到学校附近的一家裁缝铺。我告诉裁缝师傅,就按照这个莲蓬领给我做件圆领长袖套头衫,收宽宽的袖口,衣服却直上直下,不要腰身,但必须用多余布给我做条活腰带。师傅听后直点头,并让我放心,一定用心制作,保证让我满意。

   按照裁缝师傅说定的日子,我满怀喜悦地来到裁缝铺,远远就看见那件挂在门口屋顶竹竿上的简洁大方、清新典雅而又华美时尚的新上衣。

轻轻往身上一套,绸缎腰带往腰间一扎,整个人顿时明亮起来,鲜艳起来,轻快起来,真有飘飘如仙之感。

  谢过师傅之后,如花绽放的我,美滋滋地穿着新衣,踩着黑色高跟皮鞋,咯哒咯哒,一路轻盈,小跑着,来到附近的一家大照相馆。

   摄影师边拍边夸好看,又问我衣服在哪里买的,他也要给女儿买一件。

当听我说,衣服是请裁缝师傅做的,我自己设计的款式时,摄影师惊讶得睁大眼睛,接着有点讨好地对询问我,他可不可以额外加洗一张照片,留着给女儿做个衣服样子。满心欢喜的我,想都没想,忙点头答应,并告诉摄影师裁缝铺的门牌地址。

   回到宿舍后,满心得意的我,忙把摄影师要加洗照片,按式为女儿做衣服的事,一五一十地抖落出来,没等我把话说完,当即就有宿友说这样不好吧,怎么能把自己的照片随随便便的就给陌生人,最好把多余的照片要回来。听了宿友的一席话,我狂喜的心,猛然不安起来,坏念头一个个在脑海浮现。不由得后悔起来,当时的自己,怎么就会头脑发热,许下不该许的承诺,干出糊涂事来。

   两日后,心怀不安的我,在一位高个舍友的陪同下,来到照相馆。取完照片后,我带着舍友来到摄影间。满脸通红的我,结结巴巴地告诉摄影师,那张加洗的照片我要收回,舍友一直在旁边帮腔……静默几分钟后,摄影师才弯腰从桌子最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沓照片,从中找出那张照片,缓缓地递给我,满脸的不舍。

  在那个年头,去照相馆拍照片算是一件较为奢侈的事,特别是拍5寸的照片,尤其对于学生来说更有奢侈。一般的学生去照相馆,多是拍张一寸的黑白小照,看不到身子,连头像都小的可怜。不是学校办理学籍,学生证用,就是毕业时相互转送,留作纪念。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寸小照,很多学生还是拿着底片,到照相馆,一次次冲洗出来的,往往多是几年前的旧照。

  当时还没有手机,也没有数码相机,只有装胶卷的普通相机。即使普通相机,拥有者也是微乎其微。如遇班级出游,相机也多是找人借的,摄影者也就不是专业的。一卷胶卷不过三十六张,因为各种原因,还不一定每张都能成像。如果遇到不懂事的,打开相机后盖,那就一张不剩,全部曝光,虽然悲催,却很无奈。

每当遇到自己特别满意的5寸照片,就会去照相馆多冲洗几张,然后小心翼翼地夹在信纸里,寄给远方一两好友,在文字之余传递一份友情,分享一份快乐,表达一份思念,期待一份美好。

看着相片中甜美的自己,不禁又是一阵感叹。

如梭岁月,匆匆几十载,那是自已唯一一次,抱着狂喜的心情,独自走进照相馆,在别人的赞美声中,留下的精美瞬间。静静回想,突然一丝不安飘过心头。

  当年那位中年摄影师为我捕捉精美瞬间的同时,他的眼前一定飘过自己爱女的身影,穿着精美上衣的女儿正在对他甜甜微笑,如花似玉。

为女儿做一件精美的上衣,让她如花般绽放的念头由此而生,单纯而无邪,简单而快乐,美好而憧憬!可是就是如此简单美好的一个梦想,却被当年同样纯真无邪的我,给无意中毁灭了,而当年的我却一点都没想过在我无意之间,无端怀疑摄影的诚实和善良,当年,照片的底片就在他手中,要多冲洗一张私自留下我也无从知晓。但摄影师为表示对顾客的尊重,还特地征得我同意后才留下一张。就因为我们的无端猜忌又要回了照片,当时要回了照片一定会伤了摄影师的心,同时也辜负了一位慈父对爱女的一片爱心,阻断了摄影师对美的一种追求。

  当年懵懂无知的我,在舍友的怂恿下,索要回来的哪是一张简简单单的照片……

  心不由得揪了起来,歉疚之情油然而生。人在江湖,多些信任、少些猜忌该多好啊!或许正是这份歉疚,让我把一段永远不该忘怀的往事,给无端的忘却了,遗忘多年。

  如果不是这次收拾整理,不知何年何月何日,我才能将之打捞起来,重新收藏,永远珍藏。

不再遗忘,不再抹杀。

   将爱传递,延续,感恩!



netease 本文来源: 作者:
  • 江苏省第十八届运动会青少年部跆拳道比赛在我区体育健身中心拉开战幕·冠军榜
  • 房屋征收“三大要素、八项注意”
  • 我区召开省级生态区现场考核验收迎检会议
  • 刘泽宇看望慰问离退休老干部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