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楚韵淮风 > 文人雅士 > 正文

牵挂的日子

2018-11-08 11:21:37 来源:

■ 苏雪巧

“妈妈,老爹心还是好的。”小宝目送着,刚吃好饭就急着往家赶的爷爷,转脸对我说。他习惯称我的公公为老爹,也是地方方言所致。“哦,怎么讲?”我笑着问他。“妈妈,您看他从家上来也不和奶奶打一声招呼,就带这么多米来,对了,这壶里是麻辣鹅的卤汁吗?”他指了指冰箱旁边的一个拾斤重的方形塑料壶问。“你这孩子,就想着吃,这可比麻辣鹅卤汁贵重了多哦!这是爷爷奶奶辛辛苦苦收的菜籽,榨出来的油。你看,你爷爷说,如果他不送些来,很快就被你奶奶发散的了,自己舍不得吃。”

“嗯嗯,其实老爹心还是好的,他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小宝又强调了一遍。“是的,要是跟你奶奶在一起,不经常拌嘴子就好了。”我轻轻叹了口气。自嫁入刘家以来,12年光阴转瞬即逝。公婆也从壮年步入花甲年纪。为了生计,他们在汗水中奔波,为了富足,他们在忙碌中比拼。之所以家境还是不如一般人家殷实,是因为两个人几年间陆陆续续被疾病拖垮身体所致。

老爹是个老实人,平日里做苦力活从来不护力,拆迁扛大锤这些重活,他都甘心的做。因为没有其他像样的手艺活,这么些年就东奔西走在拆迁工地间,汗流浃背,人也是又黑又瘦。遇农忙收种季节就和拆迁工地老板讲一下,请几天假回来做农田里的活。回来的日子,他和我婆婆的争吵声明显多了起来。“他奶啊!那冰箱里的肉老放里面,就要摆臭了,才拿出来弄给我吃啦!”婆婆听了自然委屈又生气,指着上顿还剩下的土豆烧肉说,“唉,老爹啊!还是没弄给你吃啥!要是没弄也有等说头,你没事嘴里不要妄言啊!”就这样,你一句气话,他一句顶上,也能吵起来。其实多是为一些根本提不上手、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吵了也能互相不理睬两到三天。

2011年11月,公公在去工地途中,遭遇了一场车祸,躺在医院病床上,婆婆日日夜夜守在他的床头,擦洗,喂饭,服侍。连续二十多天里,我在送小宝去幼儿园上学后,和挺着大肚子的弟妹奔走在家,医院,交警大队这三点一线之间,与肇事者交涉,买菜做饭,带饭到医院。那段时间,虽然很辛苦,但真的看到一家人在一起的和谐,也感受到有什么别有意外。因为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我们真的不知道。所以我一直珍惜着每一个相处的时光。本以为昏迷了三天三夜的老爹会落下后遗症,哪知后遗症没有,却留下了多疑症。这让婆婆近四十年的婚姻蒙上了一层阴影。婆婆一肚子苦水没地方倒啊,哭过,吵过,离家过。我们也规劝了不少次。

后来,发现他们吵归吵,闹归闹。依然在大事大非面前同心合意,在对儿女的爱上不减丝毫。依然一个出门在外,另一个时不时的念叨几句。昨天中午,他们计划来我家的,我预备好饭菜,迟迟不见他们来,电话催之,说晚上来。结果在晚上打算来时,不巧弟妹从南京回来。他们得在家忙晚饭。今天中午,弟妹在微信里问我说,“老爹还在你家啊?”“嗯,在的,吃过饭就回去了。”我说。“昨晚叫他去,他不去,今天从家走也没和他奶讲。”弟妹说。哦,老爹送米和油来居然没有和婆婆讲,我很纳闷。“您进城,没有和她们讲吗?”我问。“没讲,昨晚电动车没电了,就没来。”至于其他原因他也没讲,我也就不问。不过从昨晚婆婆电话的语气里,我还是听出了什么。

“爸,你们老两口,一定要好好的,别整天为一点点小事吵个不停。”“嗯嗯”老爹头不停地点着,花白样头发针刺样竖着,“妈,最近身体怎么样?”“她还那样,药一直没停的。”他说药一直没停的时候,我看到他脸上一丝怜恤飘过。“嗯,一定要好好的,不能让她做重活啊。”我说。“哪有那么多重活给她做哦!家里都没有让她做,她还要去帮你二姨娘家割麦子。”言语里又是一阵心疼和不懈。

这就是孩子嘴上的老爹,明明是为对方好的,却因为不当的语言,让人听了添堵。也许这样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因为彼此在意,所以挑剔的也多。但好好说话,真的是一门艺术。愿公公婆婆在彼此牵挂的日子里,给对方的言语上抹一点蜂蜜,可以吗?



netease 本文来源: 作者:
  • 江苏省第十八届运动会青少年部跆拳道比赛在我区体育健身中心拉开战幕·冠军榜
  • 房屋征收“三大要素、八项注意”
  • 我区召开省级生态区现场考核验收迎检会议
  • 刘泽宇看望慰问离退休老干部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