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楚韵淮风 > 文人雅士 > 正文

走在平凡的世界里

2017-12-13 19:15:21 来源:

■ 刘艳梅

1991年,在那个居于闹市,却不足我原高中一半面积的大学校园里,突然刮起了一股旋风,路遥的《平凡的世界》被同学们争相传阅。为了探寻那埋藏在心里三年的答案,从来不看“闲书”、不凑热闹的我,竟然破天荒地跟了回风。

  那晚,如获至宝的我,一口气冲回宿舍,没有像往常那样躲进低垂的纱帐里,而是静坐桌前,虔诚地接受窗外路灯的通宵洗礼。当看到孙少平蹲在房檐下,看着穿着破衣裳的郝红梅把剩下两个黑面馍拿走,远去的背影发怔时,泪水不禁又悄然滑落。

   4年前,我以优秀的成绩,考入了梦寐以求的省重点高中。元旦前夕,各班在繁忙的学业之余,全身心地投入到全校歌咏比赛的排练中。初赛,骄人的成绩,让全班异常兴奋,教室里一片沸腾。掩藏不住笑意的班主任突然把我叫到走廊,小声说道:你不用参加决赛,这是学校的决定。

   元旦夜的礼堂,歌声震天,掌声雷动;偏安的宿舍,寒气逼人,暗流泉涌。先天缩脖的我,是在孩子的讥笑谩骂声中长大的,“缩头炮”是他们送我的“雅号”。

   我们班获得了年级十六班之首的好成绩,我则再次陷入自卑的泥潭里难以自拔。身体越来越差,成绩一落千丈。为了自我疗伤,从小听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小说联播长大的我,在第二年的春季,偷偷把心爱的小收音机带到宿舍。每日午后,躲在蚊帐里,贴耳倾听李野默演播的《平凡的世界》。

   没几日,文科班的一位班主任,突然来到我们宿舍,态度异常严肃地对我说:宿友反应,我听收音机,严重影响到她的午休。被吓得说不出一句话的我,乖乖地把收音机锁进红木箱。没有一点艺术细胞,又缺乏想象力的我,无法猜测孙少平、郝红梅将会面临何样的人生。

  “命运总是不如人愿。但往往是在无数的痛苦中,在重重的矛盾和艰辛中,才使人成熟起来;坚强起来;”“人的生命力,是在痛苦的煎熬中强大起来的。”“不要怕苦难!如果能深刻理解苦难,苦难就会给人带来崇高感。”阅读着一段段精彩的人生箴言,追随着孙少平不平凡的心路历程,品读着孙少平非凡的人格魅力,寻求到答案的我,同时明白了许多,许多……

   短短3年,非会计专业的我,相继通过了全国助理会计师、会计师考试。依然决然地走上了坎坷的人生之路。

   2011年的冬日,正在私企上班的我,被七八块8公分钢化玻璃砸倒在地,导致左腿腓骨断裂,膝盖塌陷。取骨植骨,淡定从容。从小惧怕作文的我,拿起了《全国中考满分作文》,一字一句慢慢品读。不久,家里仅有的书满足不了我阅读的需求,便拄着双拐去图书馆借书。回来后,我不仅把名家散文一字一句输入电脑,还用手抄写特别喜欢的文章。七八本被抄得满满的16开150页的软面抄,又被写满字的白纸覆盖。不知不觉,人过中年的我,开始编织自己的文学梦,QQ空间里开始有了一些原创文字。

   8月的一天,偶然看到淮海晚报的一则征文启事,于是,我鼓起勇气投出了平生第一稿。没想到这篇处女作获得了征文三等奖。

   2015年,我不但登上了大学校园的领奖台,而且一文还有幸入选山西教育出版社出版的《语文树——阅读与作文能力同步升级学案六年级(上册)》。能和周作人、冰心、朱自清、林清玄、巴金、老舍、梁实秋、叶圣陶、汪国真、郁达夫、安徒生、托尔斯泰、居里夫人、大江健三郎等众多国内外名家的文章一起入选,在欣慰和惭愧之余,我利用一切休闲时间,反复倾听《平凡的世界》。

  “妈,你怎么老是听《平凡的世界》?”已经就读高中的女儿,一脸的好奇。

  “你看,我不但在听,还在看,因为这是路遥先生用生命书写出的一部人间巨著,他对苦难生活的讴歌和对人生磨难的礼赞,不知激励了多少人,又影响了多少人!”说着,我把《平凡的世界》轻轻地放在女儿娇嫩的手中。



netease 本文来源: 作者:
  • 江苏省第十八届运动会青少年部跆拳道比赛在我区体育健身中心拉开战幕·冠军榜
  • 房屋征收“三大要素、八项注意”
  • 我区召开省级生态区现场考核验收迎检会议
  • 刘泽宇看望慰问离退休老干部

热点新闻